每个月从发工资那天起,开始是嚣张的活一个星期,然后淡定的活一个星期,接着无奈的活一个星期,最后在对工资的无限期盼中活一个星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