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陪爸妈逛公园遛狗。看见一对白发老夫妇打羽毛球。老两口和我妈是熟人,对答了几句,我也停下来看球。越看越不对:老太太只会正手推球,弧线又低又平,但球总是能不落地。再看,老先生球打得非常好:反手挑、正手勾、反手搓,总之尽力把球接起来,细心送到老太太的正手去,让她能接得住继续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