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哲学第的师兄这样总结自己四年的大学生活:大一时不知道自己不知道,大二时知道自己不知道,大三时不知道自己知道,大四时知道自己知道。